首页 三农观察 三农品牌 新农诗苑 预警分析 天气农事 创新农经 食品安全 三农技术 垄上行

一心要做云南猪业老大的女人

2016-02-26    来源:    编辑:  浏览次数:
  在云南省保山市,说到创业,大家都会对一位66岁的老太太竖起大拇指。这位老太太45岁辞掉公职养猪创业,丈夫去世,儿子、女儿也离她而去,但她却一个人做成了滇西规模最大的养猪场,带动了当地一千多户农民发家致富。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老人呢?

这里是位于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的一个养猪场,她就是我们要采访的李坤兰,是这家养猪场的主人。

2011年9月20日,记者来到这里,在经过严格的消毒处理后,走进猪舍跟李坤兰才聊几句,她就迫不及待地介绍起她养的猪。

李坤兰:你看我们的猪,每天都要保持这个清洁的样子。

记者:这个猪很白。

画面上这些干净雪白的猪,让记者有些小小的意外。

记者:这个猪特别干净哈,看着。

李坤兰:是有原因的。我每天在给它洗澡。每天都要冲。现在刷,它不会动的,刷,反复刷。

这里的饲养员每天都要像这样给猪冲凉,有时一天要冲上两次。李坤兰告诉记者,就是这些白白净净的猪,让她在2009年到2011年的两年时间内,实现从亏损到千万财富的大逆转。每天让饲养员这样做,除了给猪清洁,还有另外的作用。那玄机何在呢?

李坤兰:我这一生最爱的就是猪。爱母猪像爱儿媳妇一样,爱小猪像爱我孙子一样。我给我的工人讲,30岁多的男的,我说你爱猪要像爱老婆一样爱,甚至胜过爱老婆,这个事我常讲的,他们都笑。

跟记者谈笑风生的李坤兰已经过了66周岁的生日。20多年前,45岁的她辞掉中学老师的工作开始养猪,几年间,丈夫去世,一双儿女也离她而去。因为养猪,她背负流言蜚语,但就在这非议之中,她建成了云南西部最大的猪场,带动周边1000多户农民致富。

朋友蒋浩春:这个女人是比较要强的,男的都吃不消。

朋友杨金龙:她那胆量超过男人。

李坤兰:在我这个本行,把本行做好,一定要做到云南的老大。

李坤兰为什么如此自信,敢夸下海口,要做云南养猪行业的老大?而且,让人很难想象,就是这个异常自信,被人称为“李大胆“的女人,在饱受非议的同时,还饱受病痛的折磨,创业路上三次被推进手术室。这一切没能让李坤兰向命运低头。养猪的创业路上,她到底经历了什么?

这里是云南省保山市,20多年前,李坤兰就是在这里的一家中学当语文老师。1988年,已经45岁的李坤兰看到当时的云南还没有规模化养猪场,她决定下海养猪,一试身手。

李坤兰:那个时候市场需求量大,有时候我们云南还从外省进猪来吃,那我们做起来前景就非常好,我就选择了这个项目。

在当时那个年代,一个已经45岁的女人辞掉公职去养猪在别人看来简直不可思议,有人认为她瞎胡闹,也有人认为她异想天开。

朋友张汉涛:一个女的,有这么好一个工作,公职,就老老实实干吧,别那个什么异想天开。

朋友蒋浩春:这个女人一个是胆子太大,作为我们看法,有点瞎闯。

朋友张汉涛:我去干别的做生意什么的,好像还能接受,养猪啊,那脖子上有血的东西,挺危险的,还不说销售什么的。

李坤兰并没有把朋友的担忧和劝阻放在心上,拿着仅有的2万元积蓄和借来的4万元,就开始了创业之路。

朋友给李坤兰取了个外号“李大胆”,更让人想不到的是,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,随后她的一个更加大胆的决定,让本来就持反对意见的丈夫实在受不了,提出要离婚。

四妹李丽华:我姐夫电话上跟我说,这样下去,一个家庭没有办法照顾了。

李坤兰究竟做了一个什么决定,以至于丈夫都要离婚呢?

从1988年到1995年,7年时间,李坤兰和朋友合作,承包了3家小型猪场,虽然规模不大,但经营得还算红火,也攒下了500多万元,这足以让人对她刮目相看。但就在这个时候,李坤兰却提出要扩大规模,建一个自己的猪场,而且是万头规模。她拿着攒下的500万元,又贷款500万,风风火火就开始了猪场建设。看着李坤兰一天天越来越不着家,一向保守的丈夫终于忍不住了。

李坤兰:杨志先就说,你要家就不要出去,要出去你就不要要家。就是说,你要出去那我们就离婚。我考虑了几分钟,就回答他,两样要定了。家也要定了,出去也出去定了。

1995年10月的一天,就是从那一天开始,李坤兰连着8个月零5天都没有再踏进她的猪场工地半步。这些照片,就是李坤兰在那段时间拍的,这也是她创业后,第一次这么长时间地陪着丈夫。因为丈夫查出了肺癌,而且是晚期。

李坤兰:我最对不起他的就是说,我出来了,照顾他的少了,可能我不要出来,不要下海,在生活上我给他关心,可能他的病就能晚发几年。

丈夫生前最爱唱京剧,李坤兰常常就这样一个人唱起来,丈夫去世后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现在。丈夫的去世让她很自责,今后这个家要谁来照顾呢?猪场又要怎么办呢?可是,这个悲伤还来不及平复,另一个打击又接踵而至。

照片上的这小伙子,是李坤兰的儿子杨吉,大学毕业后他一直跟着母亲在猪场干。父亲去世后,杨吉却突然提出要出去闯荡,离开猪场。儿子走的那一幕,李坤兰至今难忘。

李坤兰:他背了个包,往大门外边走了,我眼睛看着他我就哭起来了,哭起来我又叫他回来吧,我还跟你说几句话,但是呢他回来了以后他说妈,我还是要走,最后,我忍着眼泪,赶快转了身,让他走了。

丈夫才去世,沉浸在悲痛中的李坤兰,最需要关心和支持,儿子为什么要突然离开呢?一时间,流言蜚语开始在周围蔓延,老公死了,儿子走了,女儿也到外地上大学了,一个老太太还瞎折腾什么?有人甚至觉得,李坤兰的万头猪场肯定是搞不起来了。

当大家都猜测李坤兰支撑不住的时候,她的一个举动,震惊了很多人。

李坤兰:我冷静地思考了几天,大概休息了一个礼拜吧,就这么一个礼拜,我站起来了。一定要站起来,一定要把自己的事业干得更好,要对得起死去的我的老公。

从李坤兰回到猪场的那一天起,她像换了个人,全身心扑在工作上。不管多累的活,李坤兰每天都跟工人一起干。

李坤兰:还能干,干得了。

记者:每天都要这样?

李坤兰:每天这样。

记者:不辛苦吗?

李坤兰:辛苦是辛苦但是有苦有甜,看见猪宝宝就甜了。

天天守在猪场的李坤兰,却发现了一件令她很困惑的事:母猪因为长时间靠注射催情剂,发情时间短,产仔率低,一胎只产4、5头猪仔。反复观察后,李坤兰琢磨出了两个办法,而这两个办法,竟然让母猪的产仔率很快提高到一胎12头左右。那么李坤兰究竟用的是什么办法呢?

这个狭长的通道是李坤兰专门修建的公猪运动场,就像人坚持运动一样,猪场里的公猪每天都在这里做1.5公里的慢跑。把公猪放进来,就只能向前无法后退,因为这个跑道只有70厘米宽,公猪根本蹲不下去,只能在跑道两端才可以调头。这样的设计,自然把公猪都锻炼得很壮实。李坤兰特意把这个跑道建在母猪舍的旁边,为的是让公猪能闻到母猪的气味,刺激发情。

李坤兰:走啦走啦。掉头过去也出不去,还是这样的样子。

记者:那一头公猪每天要在这里转几圈?

李坤兰:大概最低要转5圈以后我们才能让它歇。

记者:5个来回吗?

李坤兰:这个长150米,10次就是1500米,它就是走了1.5公里。它身体就好。

锻炼公猪慢跑只是提高产仔率的方法之一,也是基础,李坤兰接下来要让公猪和母猪自由恋爱。

李坤兰:它的谈恋爱的地方,就等于人的公园和茶室。

记者:在哪里谈恋爱?

刘坤兰:就在这个走道里面,宽宽的一个走道。每天晚上放十几头母猪,放一头公猪。

为了让记者现在就见识一下,李坤兰决定让她的猪白天谈一次恋爱。

李坤兰:走走走,今天选美啦,让它一个选那么多。像这些就是快要发情的猪,我们就让它去谈恋爱了。公猪呢?那,等着了,你看,就来迎接母猪了。像选妃子一样,提供很多美女。你喜欢哪一头,就要哪一头。

这里就是李坤兰改建的让猪恋爱的场所。就在这个长150米,宽2.5米的走道,猪究竟怎么自由恋爱呢?这样就能有效提高产仔率吗?这些也正是李坤兰当初提出这个想法时,工人们的疑问。

猪场工人尹可仁:人可以谈恋爱,但是猪,没有人在做这个。

猪场场长张承甫: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还以为猪在里面会打架,没有听说过猪会谈恋爱呢。

李坤兰:这个地方我们就是叫调情舍。我们交配都是人工授精,只是拿来调情。你看,那个公猪就开始亲热,就开始了。

李坤兰:猪不发情我们就想办法用针水,用催情剂,但是呢,后来我就想,房子里边一夜都在一起,时间再长了,那母猪就发情了。这个办法一想,就没有不发情的母猪了。

就是靠着这些办法,母猪产仔率从原来的一窝4、5头提高到12头左右。整天整天和猪在一起的李坤兰,有时实在累了,就在猪场收拾出来的一间临时卧室稍微缓缓劲。在这个10平方米的房间里,摆在床头柜上的照片格外显眼。而看到照片,李坤兰情绪突然激动起来。

李坤兰:要是我的老公不离开,我们就太幸福了,他会帮我做很多很多的事。现在猪就成了我的唯一,我离不开猪,真的,我没法离去,离开猪。

猪场就是李坤兰事业的全部,把这一切做好才能告慰丈夫的在天之灵。然而,她自己也没有想到,2009年一个疯狂的传言,几乎把李坤兰20年的苦心经营化为泡影。

2009年夏天,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在当地迅速传开。随着这个消息的蔓延,这里几乎所有的养殖户都陷入恐慌之中。传言说保山市要大面积爆发口蹄疫,惊慌失措的养殖户开始疯狂抛售。

隆阳区好善营村茶文亮:不采取果断措施就不得了。

隆阳区尹家坝村尹平元:能卖就卖,卖了就不敢养了。

口蹄疫流言四起,而此时,李坤兰却躺在昆明市一家医院的手术台上。6个甲状腺肿瘤再不手术,就有恶化癌变的危险,而这已经是她养猪创业以来第三次躺在医院的手术台上。看着周围的猪场都在处理,李坤兰猪场的几个负责人慌了手脚。

猪场场长张承甫:听说外面这个地方也在发病,那个地方也在发病。当时的心理就是越快越好,把猪卖了。

隆阳区畜牧局李久鹏副局长:实际情况呢,我们采取便尿送检以后,不是口蹄疫。

因为对传言没有正确的判断,几个人慌乱中就把猪场全部卖空。李坤兰听说这个消息后,还没等伤口拆线,就迫不及待地赶了回来。

李坤兰:进来一看,猪全没了,就是这个空圈,种猪也被卖了,我差一点点就站不起来。怎么办呢,没办法。叫谁负责谁也负不了。

面对空空的猪圈,李坤兰的心都碎了。丈夫去世后,这个猪场已经成了她精神的全部寄托,20多年的努力和希望却在几天之内彻底落空。

已经60多岁了,还能经得起多少打击呢?李坤兰能不能承受得住?家人和朋友怕她会垮掉,劝她干脆歇手,安享晚年。

女儿杨平:父亲失去得早,很怕就,不想失去她,真的很辛苦。

四妹李丽华:我们都跟她说了,大姐不要苦了,你这么辛苦不值得。

朋友罗崇:人到码头车到站,应该是休息,颐享天年的时候了。

但李坤兰还是要干,她要从头再来。

李坤兰:有我在,只要我活着一天,我不会给我这个猪场垮掉。

从头再来,资金却是问题。就在李坤兰发愁的时候,当初离家到外地做生意的儿子,把这几年赚到的360万元钱,全部汇给了李坤兰,李坤兰百感交集。儿子当年就是因为看到母亲养猪太辛苦,风险也大,以离家出走,逼迫母亲放手。遗憾的是,记者采访时,李坤兰的儿子杨吉出国了,没有采访到。

李坤兰:我挺感动的。不管怎么说,我不是一个人,我的家人都在支持我。

2009年年底,生猪行情跌到了谷底,一斤只能卖到2块多元,整个生猪养殖界一片恐慌。很多养殖户承受不住,纷纷抛售种母猪。而就在这个时候,李坤兰又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大量收购种母猪。别人不敢养,低价抛售,她却要逆势而为,这让很多同行都感到吃惊。

养殖户王兴国:很吃惊,我都不想再养了她还会来买我的猪场。

养殖户瞿德华:当时的价格才两块多一斤,我们都养都亏本,她养那么多还怎么养得下去。

别人不理解,李坤兰却成竹在胸。

李坤兰:我觉得那个猪价已经垮到基本上该要升的时候到了。我就计算那个猪来了一个月以后呢它就会怀孕,四个月下出小崽,下出来呢两个月出售,那就是六个月、七个月、八个月,我估计猪价慢慢地就会回升了。

李坤兰用400多万元买进种猪1200头,把猪运回养殖场精心照料,每天都像这样,让饲养员坚持给猪洗凉水澡,甚至一天都洗2次。除了给猪清洁,到底还有什么作用呢?

李坤兰:为什么游泳的运动员从来不会感冒,他们每天都跟冷水接触,他们就不怕气候的变化。我就想办法我说提高这个猪的抵抗力,增强它的免疫力,那我们就开始洗澡。

更让人想不到的是,正如李坤兰所料,仅仅过去一年多时间,生猪市场开始升温。到2011年,生猪价格就从原来的一斤2元多涨到了10多元。而此时,李坤兰收购的1200头母猪产的猪仔,正好长成,2.5万头小猪陆续上市了。

朋友杨国纪:厉害,真的厉害,我一个高级畜牧师,我也是学专业的,我就没她那么神,也没她那么胆大。

李坤兰:他们就说李老师,特的得准,垮了又翻起来了。

2011年9月25日,记者在猪场采访时,刚好碰到一个养殖户来买猪仔。而为了能够买到猪仔,这个养殖户2个月前就给李坤兰交了6万元订金。

李坤兰:小猪刚刚生出来就被人订了。

记者:这么火爆?

武文全:是呢,现在小猪太紧张了,你不放订金根本就买不到小猪。

李坤兰:今年卖小猪赚钱,一是价格高,第二呢卖小猪我们成本就低,工作量也就低了。

现在,不仅李坤兰赚得盆满钵满,还带动了1000多养殖户靠猪发家致富。

养殖户杨金龙:她带动我养猪,我养了十年的猪。我这辈子都感谢她,她是一个领路人。

生猪经销商李显会:没有她我们又怎么当上这个老板,现在我们全国各地到处跑,哪里缺猪我们就送到哪里。

今日推荐
精选图文
网友最喜欢看
首页头条
24小时排行榜

  • 大别山新农网手机版二维码
  • 大别山新农网微信公众号
网站许可证号: 鄂ICP备07006434号-1|Copyright 大别山新农网 www.dbsxnw.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

频道主编:黄冈市信息中心  联系电话:0713-8696100  投稿信箱:513876743@qq.com